云酒网

4.0版1919来了,杨陵江发三大业态“集结令”,有何潜台词?

云酒头条 / 2022年09月29日 16:21:30

2006年,1919在成都玉林路开出了第一家门店,同行参观时对杨陵江惊呼:“你为何做这么多品类品牌?怎么进行管理,怎么卖得掉?”


杨陵江的答案是:连接C端,提供会员制服务


2007年,杨陵江在成都做起了“电话购酒”,当时他的门店数不多,如果客户位置距离门店太远,可以给门店打电话,由店员骑车配送。随着时代发展,互联网订单逐渐取代了电话订单。


2014年,1919推出“19分钟立即送”服务,又通过全国化大规模扩张,打造供应链与门店网络两大基础优势,实现新零售模式下的聚焦升级


这三次动作,最初都没有得到太多的“看好”,但如今回过头来看,却超前引领了垂直零售、O2O、新零售的浪潮。这种领先或许是1919的核心竞争力,也或是杨陵江的本能


9月28日,“酒类即时零售高峰论坛暨1919新模式发布会”在广西南宁召开,1919发布三大业态模式,同时宣告4.0模式开启。


这一次,杨陵江又洞察到什么风口,1919将再次引领酒类市场?




三种业态


1919发布的三种业态,具有很大的跳跃性。


业态一:1919快喝店


1919快喝店看起来与原来门店差别不大,实则是即时零售风口下的一次能力飞跃。


在线上,快喝APP+快喝小程序及一系列端口矩阵,构成了“即时零售”电商平台;在线下,1919快喝店(中心店或卫星店)+“1919自有共享骑手+第三方骑手”双重配送模式,确保了“19分钟极速达”的履约服务。


▲杨陵江


在这个平台上,加盟商可以进入1919全程供应链的闭环系统,通过多渠道接收线上线下订单,面向区域内消费者提供即时酒水配送服务,获得收益,“门槛低、轻资产、易操作、多渠道盈利”是该业态的多重红利



业态二:中国酱香白酒核心产区(仁怀)名酒馆


这是一个更具细分性、垂直性的业态,渠道品牌+核心产区+优势产品的组合模式,描绘出“酱酒国美”的轮廓。


据了解,“名酒馆”项目由仁怀产区牵头,依托1919的渠道、管理和服务能力,展开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,实现仁怀酱酒产区以“零售品牌+商品品牌”的双轮驱动,具有政府背书公信力强、20家酱香名酒优势品牌加持、1919管理服务领先等多重价值优势。



业态三:MOJT BAR(莫其托酒馆)


该业态的跨越性更大,从零售连锁直接跨进了“小酒馆”。


“MOJT”莫其托是1919聚合大量顶流资源打造的一款破圈产品,将全面释放发布。而与之同名的小酒馆业态,则是依托1919强大供应链能力,为消费者提供预调酒、低度潮饮、啤酒等来自全球的优质酒水和美味轻食


相比于当下常见的“小酒馆”,莫其托酒馆的核心优势主要有两个方面。一方面与1919门店同价,以超市价格享受夜店服务的超高满足感;另一方面,线上团购、全国1919系统通用等系统性、资源性的服务体验支持,也是同类业态目前难比拟的。



聚焦“即时零售”的趋势与价值


三种新业态的表现形式、业务板块、目标群体等各不相同,但其“内核”却共同指向:即时零售


秦书尧


中国酒类流通协会秘书长秦书尧在会议上表示,在中国酒类市场的发展进程中,贴近和扎根于消费者,是主导的方向和趋势。而“即时零售”,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走向消费者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
在选酒、购买和配送的全环节上,消费者利益得到充分尊重和满足,真正实现以消费者为核心的酒类零售、营销和服务,这是消费者时代真正到来的重要标志


彭建真


两个月前,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了《即时零售开放平台模式研究白皮书》,协会秘书长彭建真认为,“即时零售”是一个范围广阔、能量强劲的“风口”,平台模式和自营模式下的“即时零售”业态,都具有巨大增长空间和发展优势


他表示,所谓“即时零售”,就是“消费者线上交易平台下单,商家、线下实体零售商通过第三方,也可以理解为零售商自有物流执行配送上门的服务”


“即时零售”的价值,在于消费者、商家、平台与品牌的多方共赢

消费者的购买效率和体验得到巨大提升;


实体门店在原有日常业务基础上,实现了新客户拓展,极大提高了门店坪效;


平台通过履约、服务能力的下沉与前置,满足更大的线上业务订单,以美团闪购为例,包括外卖和即时零售的订单,上半年合计达到41亿笔。

对于上游,“即时零售”意味着消费力的新一轮爆发扩大,而品牌的输出培育,也可以借此实现创新与变化。


用“即时零售”的视角和逻辑来看1919三个新业态,能更清晰地发现,1919正在为消费升级迭代后的酒类市场,进行强有力地布局



这一次,杨陵江是“建设者”


此前,杨陵江在行业内的标签是“颠覆者”。


而在1919的4.0时代,在三个新业态的加持下,杨陵江将进一步完成自己的角色转换,这一次,他是行业生态的“建设者”


杨陵江表示,“即时零售”为1919开启了新路径。一方面,进一步打通系统和供应链,实现效率和效益的更大优势;另一方面,契合“预先支付”的消费行为趋势,大大增强了用户粘性,拓展了服务边界。


改变,实际上是明显而强烈的。


杨陵江以“场”为例,随着用户线上购买比例增加,而到店购买比例减少,门店形态势必要改变,货架陈列变成现代仓储,“原来一个店只能保证三件冷冻效果好的啤酒,现在可以冻100件”,杨陵江表示,面积更小、仓储更多、储存条件更优,门店成本降低而价值提高


以“人”为例,则是共享模式下的人力资源优化。传统的门店店员只管“仓”,每个店配置五个仓,具体的订单配送则主要由第三方骑手完成,管理和配送效率都得到了显著提升。


“在杭州有三家门店,每天晚上9点到12点的订单超过50单,占到全天订单的1/3,按照原来的配送模式根本无法解决”,在这种情况下,即时零售的优势体现得非常明显。



与前文的三次变革相同,4.0版本的1919,同样是一次全面的、深刻的升级。如杨陵江所言:“不是简单的硬件转变,是仓储转变,是效率转变,是客户服务工程改变,最终是系统转变。”


在这个系统中,更多实体门店与渠道下游都将受益,作为“地网”部分,他们的价值不再限于卖货,而是与大数据沉淀平台相互打通的现代服务体系,是多元化的场景和体验提供者


这是1919为酒类市场、酒类行业做出的建设性之举。


最后,问及面对更复杂形态、更多数据、更大空间,4.0版本1919能“接”得住吗?


杨陵江坦言,“这就是1919的优势,已建立强大的中台能力,它就像一个插线板,每个店都是数据,我们不需要增加任何东西,只是转化为一个共享平台,本质上就是为消费者提供酒类服务。对我们来讲,完全是顺势而为,厚积薄发。”


项目咨询

吴经理 18221125229

(扫描二维码进行项目咨询)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