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酒网

朱伟再度出手“买买买”,但为什么不来茅台镇?

云酒头条 / 2022年11月25日 14:18:02

自2020年上任贵州醇董事长兼总经理后,朱伟“牛在吹,事在做”。


两年来,朱伟已相继并购了湖北枝江、蔺郎酒业(四川永乐)、贵州青酒。就在近日,朱伟再下一城,收购贵州老名酒——匀酒。


9月8日,贵州都匀市酒厂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匀酒”)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朱伟(点击链接查看)。


11月22日,贵州都匀白酒生产、匀酒万亩原粮种植项目签约仪式在都匀举行,计划总投资10.8亿元,将新建原料仓库、产成品仓库、储存酒仓库、酿酒车间、制曲车间等


当投资方和行业仍醉心于茅台镇、赤水河畔时,热衷于“买买买”的朱伟,在酱酒核心产区却鲜有动作;与此同时,他却将贵州南部三大自治州最具代表性的名酒悉数收入囊中。


酱酒投资布局另辟蹊径、与众不同的背后,也许正藏着朱伟的洞见与思考。




不是不到,时机未到?


2021年8月4日,朱伟发布了贵州醇收购的标准:产能超过5000吨、优质产区以及酱酒企业。


随后,朱伟陆续公开信息,将标准修改为:产能超过1万吨、赤水河产区以及酱酒企业。


朱伟显然将胃口对准了大体量的优质酱酒标的。


然而茅台镇产区超过万吨产能的酱酒企业屈指可数,即使收购标准降到年产5000吨优质大曲酱香,就现阶段来说,能够达到的企业依旧不多


▲朱伟


从朱伟入局酱酒的时间来看,酱酒已起势多年,他并不占先发优势。就拿茅台镇的优质酱酒标的来说,在朱伟开启并购之前,差不多已被各路投资方“搂草打兔子”,翻了个底朝天。


在问及茅台镇多家酒企是否有投资方“上门”,酒企几乎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,某酒企负责人甚至调侃说;“仁怀的酒厂基本都被调研过几轮了。”


不仅如此,在核心产区收购超5000吨生产体量的酒厂,成本高昂,十分考验投资者的实力与耐心


▲贵州青酒酒厂有限公司


就拿土地来说,寸土寸金的茅台镇,地处河谷,多为山地、坡地,加之当地正实施最严厉的环保政策,审批严格,更加大了酒企拿地和扩产的难度。


人民银行遵义市中心支行曾测算,在土地资源方面,茅台酒新增1万吨生产规模需用地4000亩,其他酱香型白酒新增1万吨生产规模需用地2000-3000亩


而在茅台镇,一亩土地成交价达60万元并不鲜见。据茅台镇某酒企透露,2011年公司圈地建厂时每亩地是28万至29万元,现在则涨到每亩48万至49万元,而这一变化是最近两三年才开始出现的


上述的土地价格,还只是2021年的数据。当然,离茅台镇城区越近,土地价格也会越贵。


所以,现阶段对于朱伟来说,并不是进入茅台镇的最佳时机。


茅台镇作为酱酒的核心价值高地,在茅台镇布局的品牌意义,谙熟产业规律的朱伟十分清楚。或许他也在等待最佳的时机与目标出现。


目前,茅台镇正开展兼并重组战略,进行产业治理,投机的产业投资方也在撤离茅台镇。随着茅台镇酱酒产业逐步规模化、规范化、集中化,格局明朗后,朱伟或将在此展开新一轮布局




坚定贵州酱酒全域化


“未来还将继续扩大投资规模,不断做行业整合,如果有合适的标的仍会选择出手。”


在2021年末举行的酒业创新与投资大会期间,彼时已因为多次并购成为酒业“话题人物”的朱伟,坦露了新的产业布局思路。



时隔近一年,在等待茅台镇最佳时机、最佳标的的同时,朱伟也看准了贵州发展全域酱酒的产业趋势红利,并在这一风口上提前布局。


近几年,在茅台引领和黔酒军团的努力下,贵州白酒的市场接受度、美誉度不断攀升,尤其是“贵州酱酒产区”这一集群概念,不断深入人心,这对朱伟来说,无疑也是一次重要战略机遇


贵州省商务厅党组书记、厅长,省投资促进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马雷曾表示:“重点产区、非重点产区,我们全省进行了统一的布局。过去我们说赤水河酱酒,现在说贵州酱酒,东西南北中,有好水就可以出好酒。”


另有业内观点认为,贵州酱酒产区发展规律,一定是从茅台镇到赤水河到贵州省,再到全国化。换言之,赤水河流域外,贵州省甚至全国其他地方的产区价值同样不容忽视


今年,贵州省投资促进局发布了2022年贵州省重点产业招商热力图,展示了世界级酱香型白酒产业集群,呈现出“四区多点”的产业格局,也印证了贵州酱酒生产格局开始“全域化”。


“四区多点”产业格局中的“四区”,包括茅台酒产区、茅台镇传统优势产区、仁怀聚集区以及习水聚集区,这四个区域均处于赤水河流域;“多点”则包括桐梓、金沙、赤水、播州、汇川,以及兴义、都匀、修文、印江、镇远等县市区。


据统计,目前贵州6个地级市、3个地级州皆有酱酒生产基地


三个地级州,即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,三州名酒代表便是朱伟旗下的贵州醇、贵州青酒、贵州匀酒。


▲贵州都匀市酒厂有限公司


其中贵州醇所在的兴义市和贵州匀酒所在的都匀市为两州之首府,贵州青酒所在的镇远县则是贵州的东出门户,地处商镇节点。


三家酒厂的所在地都拥有极佳的生态环境、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和悠久的酿酒历史,旅游资源和酿酒禀赋得天独厚。此三大贵州老名酒也都曾创造过辉煌的成绩,且各具特色。


例如,贵州匀酒是川黔两省地区成立最早的国营酒厂之一,拥有“酱香+匀香”双品类优势;青酒曾是销售额仅次于茅台的贵州第二大酒企,“喝杯青酒 交个朋友”成为贵州白酒业首个明星代言成功案例;贵州醇当年更是有着“北茅南醇”的美誉。


综合来看,三家酒企兼具品牌独立发展的品质根基、历史根基、生态根基、人文根基,在产业投资和出色经营的赋能下,都有望迎来复苏、强势崛起。




酱酒投资样本


乱世用重典,沉疴下猛药。为了让沉寂已久的贵州老名酒走出困境,深刻洞察白酒行业发展规律的朱伟,对旗下企业下了四剂猛药——酱香化、真年份、高端化、全国化。


朱伟执掌贵州醇和贵州青酒后,毫不犹豫启动“酱香化”战略,并通过“真年份”进行差异化激活。在此基础上,全面执行“高端化”战略,砍掉中低端产品,品牌基调保留深刻的“全国化基因”,通过活跃的商业模式激活全国市场,打造异军突起效果


在实践中,朱伟进一步将经验理论化,形成一套系统、简单的名酒崛起方法论,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和可复制性。并购企业通过格式化操作,便可在较短时间内有所变化,甚至脱胎换骨


业内观点分析,朱伟通过将“酱香潮”与“真年份”相结合,提高了这些沉睡的老名酒的能见度,用较短时间完成了品牌重塑与再造。在“酱香真年份”与“市场全国化”两剂药方推动下,基本上都会出现业绩倍增。


朱伟的这一探索与实践,也为贵州白酒产业创新、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借鉴思路和参考样本。


▲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


以重振贵州老名酒为契机,快速激发品牌活力,形成品牌联动效应,既是朱伟的当务之急,也关切贵州酱酒产区的整体建设


毕竟,朱伟身上的头衔不仅仅是几家企业的掌门人,他还是贵州省白酒企业商会轮值会长,有贵州产区打造之责任。


纵观国内外先进的产区,一定是协同、共享、共荣、和合共生的。但从贵州产区表现来看,整个酱酒产业还处在低阶形态,显然是“竞争有余,协同不足”,非理性的扩张也给产区发展埋下了隐患


此外,大多酒企都存在专业化问题,需要通过市场机制、政府引导、行业组织协助对酒企、产业链进行战略重组、专业组合,为产区科学、健康发展架起完善的结构。


5月29日,贵州省白酒企业商会召开第二届一次会长(扩大)会议,朱伟被推选为贵州省白酒企业商会第一届轮值会长。当天会议上,朱伟正式提出商会工作十大计划。


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朱伟就组织召开了贵州酱香型白酒产业发展论坛,呼吁贵州酒企要抱团发展和强化品牌意识,“作为贵州省白酒企业商会,我们自身的定位是要整合资源、创造模式、打造平台,帮助所有会员企业拥抱这一发展机遇,分享这一发展红利。”朱伟说。


作为酱酒的高地龙头,茅台镇无疑是酱酒的核心圈层和价值标杆,布局的价值和意义重大。


而眼光独到和眼界开阔的朱伟,以贵州全域酱酒的视野俯视酱酒产业,抢先一步在赤水河之外、贵州境内布局特色、个性化十足的酱酒品牌,打造全新的酱酒价值代表,形成新的价值高地,切实、有效地扩张、提升和创新了酱酒产业的价值


在多数人都醉心于“即时满足”的世界,懂得“滞后满足”道理的人,早已先胜一筹,朱伟显然是后者。


作为一名生意人,朱伟不以产业投资逻辑为本,却以产业趋势为依据布局酱酒,以创新思维开创新格局,为贵州酱酒产业价值升华,拓展出一条有益的路径,也对贵州经济社会的发展创造更大的效益。


这也正是一位企业家的精神与特质。

推荐阅读